华南网 > 新闻

画家李文才——古朴健举,皴擦法技,千亳齐放,扩展焦墨之境界。

2022-04-19 18:15:22来源:网络

艺术简介

       李文才 1969 年生于桂林,中国焦墨画画家,国宾礼艺术家,海峡两岸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广西分会会长,桂林五通农民画艺术家协会会长,临桂民间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桂林市临桂区浮洲书画院院长,政协临桂区委员。自幼受家学熏陶,几十年以来潜心于书法研究及中国焦墨山水画的艺术研创。是当代沈氏焦墨画创始人沈素华老师、军旅书法家林继福将军的传承弟子,并得益于当代国画艺术泰斗姚治华老师的不吝指教。


       2016 年 4 月受中国中共党史学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007173中国艺术研究院等多家单位邀请在人民大会堂参加《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全国名家书画艺术展》。作品多次获奖,并被国内外友人收藏。2017 年入编国家艺术人才库,315 中国诚信艺术家。2017 年参加中国国家画院“时代新声 文化自信”全国优秀艺术名家作品大展。2017 年 12 月焦墨山水画作品在北京李可染画院展出。2018 年应邀参加中国博鳌亚洲国际论坛暨中国传统文化年度表彰大会,并上台致辞。2018 年,李文才焦墨山水画作品被《中国国际财经》杂志2018 年第 3 期刊登。2019 年 3 月焦墨画作品入编国家商务部《中国经贸》刊登。同年 4 月作品入编中国中央办公厅国家档案局《办公室》杂志封面、封二、封三、封底刊登向全国党政军机关发行。2020 年 6 月撰写国家级课题论文《李文才谈中国焦墨画的创作技巧与研究》(编号 :JFYD1037)。荣获教育科研成果壹等奖。并录入中国文化科研项目信息库。2020 年 10 月国宾礼文化市场保护委员会、国宾礼艺术鉴定委员会、国宾礼特供(外事)管理中心、授予中国国宾礼艺术家称号。2020 年 11 月荣获广西壮族自治区教育厅、广西社区教育发展研究中心颁发 " 全民终身学习品牌 " 称号。2021 年,8 月受到中央电视台农业农村频道做专题采访报导。2021 书画作品入选 " 经济″书画艺术第 1 期刊登,发送两会及有关单位。

书法 《神逸》70x136 cm

谈中国焦墨画的创作技巧与研究


     文 / 李文才

焦墨山水画,黑白世界。墨分五色,焦墨为首,点线幻灵; 魅在笔端,纯焦墨而不借助水渗;万端风采,精极致而为画道险绝。神于之笔,贵于用心。画之骨力,重在色谱。五色得意, 辅色不可夺墨;黑白自然,犹宾不可润主。
源远流长,五千年彩陶始其源:更进一步,古隋唐壁画属其实。古朴健举,融西方画之立体,皴擦法技,千亳齐放,扩展焦墨之境界。


一、焦墨画概述


焦墨,或称枯笔、渴笔、竭墨。焦墨山水则是纯用浓墨而不借助于水的渗化作用,引以金石书法之笔法入画来表现山川景物的一种画法。其作画过程干中求湿,燥中求润,以笔代墨, 化繁为简,强化用笔,讲求线条力度和美感。用焦墨作画可抛开景物之色,使画者更多地关注和表现景物的形态之美,让赏者更加无限拓宽填色意象,身入其境。虽只有单一墨色,但通过用笔的中锋、侧锋、逆锋、散锋及用墨的浓、湿、干、焦等变化可表现出丰富的画面效果。


焦墨山水画是焦墨画体系中的一大门类,是中国传统绘画的基本方法和手段。是画家用渴笔焦墨作为山水画创作的表现形式。由于不加水,不用色影晕染,画面黑白对比强烈、明快, 有强烈的视觉效果,令人在单纯中领略到丰富的意蕴,给人以苍劲有力、干脆利落之美感。焦墨山水画对画家用笔功力要求极高,用线讲究中锋敦厚,侧锋劲健,实线凝重,笔简而意足,看似不经意,却经意之极;其墨点,精巧朴拙,粗犷空灵,尽其笔墨变幻之乐曲,可以说,焦墨山水画法是中国画技法的另一种极致。

二、 焦墨画的特点


焦墨画虽然用墨比较简单,但却蕴含了一些独特的美感,有着独具一格的艺术感。


其主要有三个特点 :


一是具有古朴美。黑色在中国古代有着很重要的地位,是用最简单的色彩却能表征最原始的色彩的本质和精神追求,体现了原始人民最古朴的思想意识形态。焦墨画正是本着这种简约的态度,高尚的观念, 把自然界最真实的东西完美地表现出来,拥有一种独特的古朴美。


二是具有浑重感。由于焦墨画的墨比较单一而且少水,只有通过擦才能进行颜色层次的渲染,这就使焦墨画多了一份既浑厚又柔和的感觉。黑色本来就给人以一种庄重、深沉的感觉,更像是黑夜中的天空, 给人充分的想象。


三是具有简洁美。焦墨画的画风本来就比较简单, 没有太多颜色的渲染,没有复杂工具的使用,而且画面给人的整体感觉就比较简洁,没有太多杂乱的东西。但焦墨画就是能通过这种简单的表现手法把画面的整体布局调整好,给人一种简洁大方的感觉。优美和壮美是美的两种表达形式,在焦墨画中,这两种美被充分地糅合在一起,既有阴柔之美,又有阳刚之美,恰恰吻合了天地中气的”和 "。

焦墨画,顾名思义,即是黑与白概念的表达,“黑与白”是先秦哲学的“玄与素”,它实为天地之根,其实在焦墨画创作过程当中,要使一种黑与焦的孤色来表达大自然千颜百色的风韵,可以说是难如登天。所以郎邵君先生说过:创作焦墨画者是把自己逼上了一条绝路再寻找生路。其实也是,之所以一代代的画家们都寡有涉笔单一枯燥的焦墨画创作。恩师沈素华经过了几十年的研究及实践,从而找出了焦墨画的三贵、三难、三怕。


所谓的“三贵”,一贵神朗,二贵骨清,三贵色明。“三难”就是一难雄浑苍茫,二难高深至远,三难丰润透灵。


“三怕”就是一怕板结,二怕单薄,三怕燥火。正是以上特点导致历史上画焦墨的画家不多,且鲜有大作。


三、 焦墨画的发展过程


焦墨山水画作为中国画的一个组成部分,经历了由萌芽、发展到完善的过程。萌芽阶段应该早于其他画种,它的雏形可追溯到五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在彩陶上绘制简略的纹饰图案,它们大部分是黑色或褐红黑色,隋唐时期兴盛起来的壁画也基本上是焦墨;到了北宋时期,虽有了水墨的浓淡变化但与后世在生宣纸上那种水墨淋漓的丰富变化相比,也还是以浓墨为主,所以黄宾虹先生题画有: “北宋多用焦墨”之说。到元代,最讲究笔墨的时期,人们多用淡墨渴笔,如王蒙有时也以焦墨为之;明末清初的程邃、戴本孝二人善作焦墨,黄道周,石溪偶尔为之,在此时期,程邃的焦墨法成就、修养最高,作画多以荒凉的山水为主,擅用干笔,墨色苍浑,构景空疏,其笔下的山石多用枯笔焦墨簸擦而就,在构图布局上属元人意象, 丘整变化多端,意趣高逸。近代黄宾虹受程邃之影响,

李文才焦墨画《金象饮玉河》70x178cm

李文才焦墨画《春韵图》70x178cm

多年潜心研究焦墨画法,作品浑厚华滋,气势磅礴, 形成了“黑、厚、密、重”的画风,尤其是晚年的焦墨、积墨画为后人称道。深受黄宾虹先生焦墨山水画之影响,现代画家在焦墨山水画技法上大胆探索,将传统焦墨法运用到写生与创作之中,形成了新的焦墨山水画语言和格局。


四、焦墨画的创作技巧


所谓焦墨画的创作,必须以“焦”来定调布局, 然后把浓、渴、枯的线条从燥火中蕴藏的“韵”找出, 再结合音乐中的旋律融入思想,就会产生了美妙的落差感来完成你的意题。人笔画合一使作品 : 画如诗歌, 诗歌如画。


线条是中国画的造型基础,看似简单,实质最富有变化和灵性,耐人寻味,也最难写出富有弹性和韧性的线条并赋予精神内涵,这就是中国画家要具备的基本功。中国画强调突出线条笔触,笔中有物,物意灵动才会充分显示中国画线条的无穷魅力,这是中国画基本技法的实质。焦墨山水画的线条表达尤为重要, 可以认为,焦墨画是不使用水,以纯浓墨线条构成的, 唯有笔法,而无墨法,却具有滋润感、层次感效果的绘画。


焦墨法不使用水,所以辅以皴擦替代了渲染。要使画面达到“干裂秋风,润含春雨”的效果,皴擦成了焦墨技法的关键。焦墨的擦使用在焦墨山水画的大部分画面,要求擦出线条笔迹。它擦关系到进一步加强山岩的结构、纹理、阴阳向背,关系到画面的滋润感和层次感,以及画面浑然的统一和谐。在皴擦中突出线条笔触,用笔力求稳健、雄浑、含蓄、古拙和自然,通过线条笔触的变化表现苍润的山体和层次丰富的山石肌理。如果用笔剑拔弩张、妄生圭角、浮薄柔弱, 以及全无弯曲的直线平涂,非但没有层次,也毫无笔法而言,则笔枯墨死,形成“火烧秸稈”之象。用焦墨勾勒、皴擦的线条,尤其是长线条,要做到浓淡变化尽在一笔之中。笔锋含墨多,下笔重、缓显得浓; 笔锋含墨少,下笔轻、疾显得淡,这完全是用笔功力所致。焦墨线条完全不同于以水调墨色,以水求墨色浓淡变化的水墨线条。焦墨的性质决定了用笔方法, 即以渴笔为主,尤以半干半湿为宜,如果蘸以湿浓墨行笔,容易产生没有层次变化的一团死墨,画面难以深入。焦墨作画忌讳时常蘸墨,要善于把握笔锋由湿到干的应用过程,直至笔锋中最后一丝墨迹也能予以使用,正如黄宾虹先生在其画作中题识:“用渴笔法, 最宜腴润”。渴笔行笔中会产生干中起“毛”的线条, “毛”主要体现在线条的边缘,焦墨的起“毛”线条显得苍润。渴笔在轻重缓疾的行笔轨迹中,线条会自然产生丝丝点点,形态各异的白痕,即飞白。飞白产生了线断意不断的虚实相生,产生了灵动的韵律,在一波三折的线条中表现出形态美和自然美。唐张怀瓘在《书断》中说:“赞曰:妙哉飞白,祖自八分。有美君子,润色斯文,丝萦箭激,电绕雪雰,浅如流雾, 浓若屯云,举众仙之奕奕,舞群鹤之纷纷。”起“毛” 的线条与飞白,具有异曲同工之妙,在焦墨画中产生重要的苍润作用。焦墨山水画是以线条为主体构成的绘画,因为使用焦墨就自然失去了墨法的渲染、晕化, 唯有强调笔法。用长短、粗细、浓淡、干湿形态各异的线条将山岩、树木、流泉的结构、纹理、阴阳向背的层次予以体现,需要对线条有极强的掌控能力。可以认为, 水墨山水画的墨法之妙,也全从笔法中产生。缺失了水的作用, 怎样体现焦墨山水画的滋润感、层次感是焦墨技法的核心问题。正因为缺失了水的媒介,才产生了焦墨山水画的独特性、特殊性。焦渴中见浑厚华滋、苍茫深秀、古拙简朴,体现水墨之外独特的笔墨个性,是运用焦墨技法的最终目的。

在创作焦墨山水画时容易产生行笔滞涸、积成墨团、笔枯骨露、形成火烧眉宇等困惑,这是焦墨用笔的弊端。另外, 焦墨山水画还会出现这样的弊端,由于焦墨的黑、白、灰的色彩基调,容易使画面过于写实逼真,产生西画素描效果, 违背了中国画传统精神——写意性、书写性。焦墨山水画还容易产生黑、白反差较大的大块面形状对比,如果缺乏中间层次的衔接,画作就会形成黑白版画的效果。山体轮廓的勾勒用焦墨,有轮廓而无皴法,辅以水墨渲染补之,或焦墨、水墨交替使用,便难以界定其画是焦墨还是水墨,失去了焦墨山水画的纯正和独特性。
焦墨技法在中国画中可谓曲高和寡,它不仅需要画家娴熟、深厚的笔墨功底,还需要渊博的学识和高尚的人格修养。这种古老绘画技法,让许多画家望而生畏,能脱颖而出并独树一帜者,自古以来较为罕见。由于从事焦墨创作的画数量很少,目前国画界还缺乏对焦墨技法的学术研究,因此,焦墨画创作还存在非常广阔的发展空间。例如色彩在焦墨画的应用上,传统焦墨技法不设色,设色焦墨属于独辟蹊径。以纯焦墨完成基本画面后,施以淡彩,焦墨与色彩相互融合, 会产生很微妙的视觉效果,恰似久旱逢雨,犹开新面。这种画法虽然融入色彩元素,但仍然不失焦墨本质,却丰富了焦墨技法。目前,中国画的山水、花鸟、人物三大类别中,焦墨多应用在山水画创作,还很少见到用纯焦墨创作花鸟和人物,画理相同,笔法相同,为什么不能用焦墨创作花鸟、人物呢?因此,焦墨这一古老技法,面临亟待解决的向花鸟、人物画拓展的问题,需要我们进一步研究、探讨、变革、发展。使焦墨这一中国画的奇葩,焕发出更绚丽的光彩,让古老的艺术生命迸发出生命的本源和新的活力。


中国画是注重主观意识的绘画形式,画家以手中笔墨, 抒发胸中逸气,作品倾注着作者的思想和精神。中国画是通过形象、意象、兴象而达到寄物移情的目的。绝似物象的绘画, 绝不似物象的绘画都不是真正的艺术,唯有有感而发、介于“似与不似之间”的意象、兴象作品才为上乘之作。如果中国画偏离了以情感为基础的意象、兴象的表述,中国画就失去了生命。所以,焦墨山水画需要自我心灵与山水灵性的结合; 需要思想情感与山水灵性的结合。
 

中国画是注重主观意识的绘画形式,画家以手中笔墨, 抒发胸中逸气,作品倾注着作者的思想和精神。中国画是通过形象、意象、兴象而达到寄物移情的目的。绝似物象的绘画, 绝不似物象的绘画都不是真正的艺术,唯有有感而发、介于“似与不似之间”的意象、兴象作品才为上乘之作。如果中国画偏离了以情感为基础的意象、兴象的表述,中国画就失去了生命。所以,焦墨山水画需要自我心灵与山水灵性的结合; 需要思想情感与山水灵性的结合。

焦墨山水不是客观的山水,是画家心中的山水;画也不是画,画就是我,我就是画,焦墨山水是自我内心精神世界的真实写照。焦墨山水,黑白相间、阴阳相合、动静相宜。它白中有黑、黑中有白,虚实相生,刚柔相应,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之间皆“负阴而抱阳”。焦墨山水,艺合于道,干润黑拙,浓淡虚实,集笔法之妙,得纯墨内美,贵有静气,静而致雅。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草木敷荣,不待丹碌之采; 云雪飘飏,不待铅粉而白。山不待空青而翠;凤不待五色而綷。是故运墨而五色具,谓之得意。意在五色, 则物象乖矣。”焦墨山水,纯素而简远,是主观审美理想与客观世界的融合。平淡天真,归于精纯的意趣, 超越客体,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是画道的真魂。焦墨山水,为寂寞之道,由渐修而顿悟,感悟人生万物, 得其真谛。焦墨山水,是画家思想和精神的缩影;是人品、人格的体现;是主观意识的发挥,它本身的意义已超越了绘画技法的范畴。焦墨山水,折射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折射着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熠熠闪光。我于这黑白的焦墨画世界中,遨游数十余载,也创作了诸多作品,《春韵》《春光无限时时新》《家乡的母亲桥》《登高望远》等。在这些作品中,我始终坚持阴阳相生、动静相宜、虚实相应的精神内涵。在我的《山高水长流》中,山峰巍峨,山谷间白云浮动, 岚气弥漫,飘逸俊美,意境充沛,可窥焦墨画艺术的墨溢神韵与底蕴魅力。山川重峦叠嶂,水从高处下, 生机盎然,虽是黑白的世界,但层次分明,淡雅脱俗,点线之间呈现的是扎实的艺术创作功底。整幅画虚实相间,意境空灵,松柏苍郁,峡谷险峻,水流湍急, 雄浑畅达,营造了山水大美之境界。


我将“行”“草”书法中的提按、时转、一波三折、一笔八面锋融入焦墨山水画的创作中。纵观我笔下的书法与焦墨山水画作品,极具韵味,笔势清奇,锋芒毕至,恰如其分的结构组合,层次分明,极具现代观赏性。翰墨书法根植于传统,立足于时代,如何将这门古老的艺术传承下去,如何让它于时代熠熠生辉, 是我始终思考的理论命题。我始终坚信创新是艺术的灵魂所在,并不是一味固守传统,而是坚持创新求变, 注入更具生机活力的内涵。我始终坚持探索传统的笔墨线条与大美中国山水的有机结合,与传统书法创作的有机结合;书绘出祖国的大好河山,文脉相承,抒发豪情逸气。曾有评论家称我的画艺是:“西法中用创新格”,而我认为民族文化是沃土,中西结合路广阔。我将西洋画中的素描、透视等技法蕴育到自己的作品中来,既有体积重量,又有深浅层次。

李文才焦墨画《山水有清音》70x178cm

五、焦墨画的现代价值

当代焦墨法焦墨法用来体现山水的审美内涵最为自然,其下笔浓黑厚重,老辣苍劲,枯中显润的艺术效果,无一不表现出强悍的阳刚之气。焦墨法“单纯” 的形式美感的表现力和可塑性,是任何一种单独的笔墨语言都无法代替的。当然,焦墨画作为传统的绘画方法也有很大的局限性(特别是山水画),但任何材料都如此,如能掌握其性能,也同样会产生其他材料无法代替的效果,变成优越性。只要经过长期磨炼, 亦可达到随心所欲的程度。程邃与黄宾虹两位大师, 仍未将焦墨发挥到极致,说明焦墨还有很大潜力。尽管焦墨山水还处于发展阶段,还大有丰富完善的余地,但至少提供给我们这样的启示:一是中国画传统的生命力远未穷尽,中国艺术的写意精神是具有普遍意义的宝贵财富,在经济繁荣、艺术多元化社会中尤其值得重视;二是传统需要发展也必然发展,对于借古开今的画家而言,深入领会中华民族的哲思文化、诗意文化和书法文化自然是基础,而把握自由、浪攫、整体的思维方式,结合当代视觉经验,以中国画语言为体,借鉴西法以丰富中国画语汇,可以开拓出各种新的发展空间。

中国画笔墨语言向来以融会贯通为宗旨。艺术家在创新的过程中,“旧”的往往会变为“新”的, 古老的往往会变为现代的。在多元化和多样性的格局中,无论采用什么方法都可以,都有各自的欣赏者, 关键要画的好。思想决定艺术品质,决定艺术境界, 决定艺术高低,当下之蓬勃兴起的焦墨山水画,或为了图真物象的客观特征,或考虑操作的方便快捷, 或出于强化地域情结的情感目的,其笔墨语言无论如何发展,相信经过历史的积淀,一定都能争如斗奇, 五彩纷呈。

2019 年 6 月于桂林